明朝那些事兒6:日落西山 第6部:日落西山 第二十章 勝利結局

  正月二十五日。

  以前有個人對我說過這樣一句話:

  只要你不放棄自己,上天就不會放棄你。

  絕境中的袁崇煥,在沉思中等來了正月二十五日的清晨,他終究沒有放棄。

  于是,他等來了奇跡。

  天啟六年(1626)正月二十五日,改變歷史的一天。

  努爾哈赤懷著滿腔的憤怒,發動了新的進攻。他認為,經過前一天的攻擊,寧遠已近崩潰,只要最后一擊,勝利觸手可得。

  然而他想不到的是,戰斗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形式開始的。

  第一輪進攻被火炮打退后,他看見勇猛的后金士兵們慫了。

  無論將領們怒吼,還是威脅,以往工作積極性極高的后金軍竟然不買賬了,任你怎么說,就是不沖。

  這是可以理解的,大家出來打仗,說到底是想搶點東西,發發小財,現在人家炮架上了,打死上千人,尸體都堆在那兒,還要往上沖,你當我們白內障看不見啊。

  勇敢,也是要有點智商的。

  努爾哈赤是很地道的,為了消除士兵們的恐懼心理,他毅然決定,停止進攻,把尸體撈回來先。

  為一了百了,他還特事特辦,在城外開辦了簡易火葬場,什么遺體告別,追悼會都省了,但凡搶回來的尸體,往里一丟了事。

  燒完,接著打。

  努爾哈赤已近乎瘋狂了,現在他所要的,并不是寧遠,也不是遼東,而是臉面,起兵三十年,縱橫天下無人可敵,竟然攻不下一座孤城,太丟人了,實在太丟人了。

  所以他發誓,無論如何,一定要爭回這個面子。

  不想丟人,就只能丟命。

  面對蜂擁而上的后金軍,袁崇煥的策略還是老一套——大炮。

  要說這外國貨還是靠譜,頂在城頭上轟了一天,非但沒有炸膛,還越打越有勁,東一炮“盡皆糜爛”,西一炮“盡皆糜爛”,相當皮實。

  但是意外還是有的,具體說來是一起安全事故。

  很多古裝電視劇里,大炮發射大致是這么個過程:一人站在大炮后,拿一火把點引線,引線點燃后轟一聲,炮口一圈白煙,遠處一片黑煙,這炮就算打出去了。

  可以肯定的是,如按此方式發射紅夷大炮,必死無疑。

  我認為,葡萄牙人之所以賣了大炮還要教打炮,絕不僅是服務意識強,說到底,是怕出事。

  由于紅夷大炮的威力太大,在大炮轟擊時,炮尾炸藥爆炸時,會產生巨大的后座力,巨大到震死人不成問題,所以每次發射時,都要從炮簽出一條引線,人躲得遠遠的,拿火點燃再打出去。

  經過孫元化的培訓,城頭的明軍大都熟悉規程,嚴格按安全規定辦事,然而在二十五日這一天,由于城頭忙不過來,一位通判也上去湊熱鬧,一手拿線,一手舉火,就站在炮尾處點火,結果被當場震死。

  但除去這起安全事故外,整體情況還算正常,大炮不停地轟,后金軍不停地死,然后是搶尸體,搶完再燒,燒完再打,打完再死,死完再搶、再燒,死死燒燒無窮盡也。

  直至那歷史性的一炮。

  到底是哪一炮,誰都說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那寒冷的一天,漫天的炮火轟鳴聲中,有一炮射向了城下,伴隨著一片驚叫和哀嚎,命中了一個目標。

  這個目標到底是誰,至今不得要領,但可以肯定是相當重要的,因為一個不重要的人,不會坐在黃帳子里(并及黃龍幕),也不會讓大家如此悲痛(嚎哭奔去)。

  對于此人身份,有多種說法,明朝這邊,說是努爾哈赤,清朝那邊,是壓根不提。

  這也不奇怪,如果戰無不勝的努爾哈赤,在一座孤城面前,對陣一個無名小卒,被一顆無名炮彈重傷,實在太不體面,換我,我也不說。

  于是接下來,袁崇煥看到了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景象,沖了兩天的后金軍退卻了,退到了五里之外。

  很明顯,坐在黃帳子里的那人,是個大人物,但按照后金的道德標準,死個把領導也不是什么大事,這實在是件相當奇怪的事情。

  第二天,當袁崇煥站在城頭的時候,他終于確信,自己已經創造了奇跡。

  后金軍仍然在攻城,攻勢比前兩天更為猛烈,但長期的軍事經驗告訴袁崇煥,這是撤退的前兆。

  幾個時辰之后,后金軍開始總退卻。

  當然努爾哈赤是不會甘心的,所以在臨走之前,他把所有的怒火發泄到了寧遠城邊的覺華島上,那里還駐扎著幾千明軍,以及上萬名無辜的百姓。

  那一年的冬天很冷,原本相隔幾十里的大海,結上了厚厚的冰,失落的后金軍踏著冰層,向島上發動猛攻,毫無遮擋的明軍全軍覆沒,此外,士兵屠殺了島上所有的百姓(逢人立碎),以顯示努爾哈赤的雄才大略,并向世間證明,努爾哈赤先生并不是無能的,他至少還能殺害手無寸鐵的平民。

  寧遠之戰就此結束,率領全部主力,拼死攻擊的名將努爾哈赤,最終敗給了僅有一萬多人,駐守孤城的袁崇煥,鎩羽而歸。

  此戰后金損失極為慘重,雖然按照后金的統計,僅傷亡將領兩人,士兵五百人,但很明顯,這是個相當謙虛的數字。

  數學應用題1:十門大炮轟六萬人,轟了兩天半,每炮每天只轟二十炮(最保守的數字),問:總共轟多少炮?

  答:以兩天計算,至少四百炮。

  數學應用題2:后金軍總共傷亡五百人,以明軍攻擊數計算,平均每炮轟死多少人?

  答:以五百除以四百,平均每炮轟死1.25 人。

  參考史料:“紅夷大炮者,周而不停,每炮所中,糜爛數十尺,斷無生理。”

  綜合由應用題1、應用題2 及參考資料,得出結論如下:每一個后金士兵,都有高厚度的裝甲保護,是不折不扣的鋼鐵戰士。

  扯淡就此結束,根據保守統計,在寧遠戰役中,后金軍傷亡的人數,大致在四千人以上,損失大量攻城車輛、兵器。

  這是自萬歷四十六年以來,后金軍的第一次總退卻,戰無不勝的努爾哈赤終于迎來了他人生的第一次戰敗。

  或許直到最后,他也沒弄明白,到底是誰擊敗了他,那座孤獨的寧遠城,那幾門外國進口的大炮,還是那一萬多陷入絕境的明軍。

  他不知道,他的真正對手,是一種信念。

  即使絕望,毫無生機,永不放棄。

  在那座孤獨的城市里,有一個叫袁崇煥的人,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一直堅守著這樣的信念。

  他不知道,也永遠不會知道了。

  因為七個月后,他就翹辮子了。

  天啟六年(1626)八月十一日,征戰半生的努爾哈赤終于逝世了。

  他的死因,有很多說法,有說是被炮彈打壞的,也有的說是病死的,但無論是病死還是打死,都跟袁崇煥有著莫大的關系。

  挨炮就不說了,那么大一鐵陀子,外加各類散彈,穿幾個窟窿不說,再加上破傷風,這人就廢定了。

  就算他沒挨炮,精神上也受到了嚴重的損害,有點心理障礙十分正常,外加努先生自打出道以來,從沒吃過虧,敗在無名小卒的手上,實在太丟面子,就這么憋屈死,也是很有可能的。

  在這一點上,袁崇煥也做出了很大貢獻,在擊退努爾哈赤后,他立即派出了使者,給努老先生送去了一封信,內容如下:

  “你橫行天下這么久,今天竟然敗在我的手里,應該是天命吧!”

  努爾哈赤很有禮貌,還派人回了禮,表示下次再跟你小子算帳(約期再戰)。

  至于努先生的內心活動,用他自己的話說,是這樣的:

  “我自二十五歲起兵以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小小的寧遠,竟然攻不下來,這是命啊!”

  說完不久就死了。

  一代梟雄努爾哈赤死了,對于這個人的評價,眾多紛紜,有些人說他代表了先進的,進步的勢力,沖擊了腐敗的明朝,為歷史的發展做出了貢獻云云。

  我才疏學淺,不敢說通曉古今,但基本道理還是懂的,遍覽他的一生,我沒有看到進步、發展、只看到了搶掠、殺戮和破壞。

  我不清楚什么偉大的歷史意義,我只明白,他的馬隊所到之處,沒有先進生產力,沒有國民生產指數,沒有經濟貿易,只有尸橫遍野、殘屋破瓦,農田變成荒地,平民成為奴隸。

  我不知道什么必定取代的新興霸業,我只知道,說這種話的人,應該自己到后金軍的馬刀下面親身體驗。

  馬刀下的冤魂和馬鞍上的得意,沒有絲毫區別,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任何人都沒有無故剝奪的權力。

极速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