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那些事兒3:妖孽宮廷 第3部:妖孽宮廷 第十六章 奮戰

  正德十四年(1519)七月二十二日,雙方集結完畢。

  二十二日夜,王守仁決定先攻,時間是第二天。

  二十三日到來了,可令人詫異的是,整整一天,王守仁軍竟然沒有任何動靜,士兵們也沒有要去打仗的意思,湖岸一帶寂靜無聲,一片太平景象。

  這其實也不奇怪,按照王司令的習慣,你想要他白天正大光明地干一仗,那是很困難的,晚上發動夜襲才是他的個人風格,這次也不例外。

  深夜,進攻開始。

  王守仁親自指揮戰斗,伍文定一馬當先擔任先鋒,率領數千精兵,在黑夜的掩護下摸黑向寧王軍營前進,可他剛走到半道,卻驚奇地遇到了打著火把,排著整齊隊列的寧王軍,很明顯,他們已經等得有點不耐煩了。

  沒辦法,王司令出陰招的次數實在太多,大家都知道他老兄奸詐狡猾,寧王也不是白癡,他估計到王司令又要夜襲,所以早就做好了準備。

  看著對面黑壓壓的敵人,伍文定十分鎮定,他果斷地下達了命令——逃跑。寧王軍自然不肯放過這塊送上門的肥肉,朱宸濠當即命令全軍總攻,數萬士兵沿鄱陽湖西岸向王守仁軍帳猛撲過去。

  王守仁軍節節敗退,無法抵擋,眼看自己這邊就要大獲全勝,朱宸濠先生開始洋洋得意了,可就在一瞬之間,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軍隊開始陷入混亂!

  伍文定的退卻是一個圈套。

  王守仁分析了當前的局勢,認定叛軍實力較強,不可力敵,所以他故意派出伍文定率軍夜襲,目的只有一個——吸引叛軍離開本軍營帳。

  而在叛軍發動進攻的必經之路上,他已經準備了一份出人意表的禮物。

  這份禮物就是瑞州通判胡堯元帶領的五百伏兵,他早已埋伏在道路兩旁,伍文定的軍隊逃來,他不接應,叛軍的追兵到了,他也不截擊,等到叛軍全部通過后,他才命令軍隊從后面發動突然襲擊。

  叛軍正追在興頭上,屁股后頭卻狠狠挨了一腳,突然殺出一幫莫名其妙的人,連劈帶砍,黑燈瞎火的夜里,誰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此時前面的伍文定也不跑了,他重整陣營,又殺了回來,前后夾擊之下,叛軍人心惶惶,只能分兵抵抗。

  可是他們的麻煩才剛剛開始,前后這兩個冤家還沒應付了,突然從軍隊兩翼又傳來一片殺聲!

  這大致可以算是王司令附送的紀念品,他唯恐叛軍死不干凈,又命令臨江知府戴德孺和袁州知府徐璉各帶上千士兵埋伏在敵軍兩翼,看準時機同時發動進攻。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被人團團圍住,前后左右一頓暴打,叛軍兄弟們實在撐不住了,跑得快的就逃,實在逃不了就往湖里跳,叛軍一敗涂地,初戰失利。

  事后戰果合計,叛軍陣亡兩千余人,傷者不計其數,還沒有統計跳水失蹤人員。

  寧王失敗了,他率領軍隊退守鄱陽湖東岸的八字腦。

  自詡聰明過人的劉養正和李士實兩位先生終于領教了王司令的厲害,頓感大事不妙,主動跑去找朱宸濠,開動腦筋獻計獻策,這次他們提出的建議是撤退。

  然而一貫對這二位蹩腳軍師言聽計從的朱宸濠拒絕了。

  “我不會逃走的。”他平靜地回答道。

  “起兵之時,已無退路!而今到如此田地,戰死則已,絕不后撤!”

  這位能力一般、智商平平的藩王終于找回了祖先留存在血液中的尊嚴。

  軍師們沉默了,他們也懂得這個道理,只是他們面對的敵人太可怕了。

  王守仁善用兵法,詭計多端,在那個時代,他的智慧幾乎無人可望其項背。他意志堅定、心如止水,無法收買也決不妥協,這似乎是一個沒有任何弱點的人。

  朱宸濠冷冷地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低頭不語的廢物,終于開口說話:

  “我有辦法。”

  劉養正和李士實霍然抬起了頭。

  “因為我有一樣王守仁沒有的東西。”

  朱宸濠所說的那樣東西,就是錢。

  王守仁招兵的秘訣是開空頭支票,所謂平叛之后高官厚祿,僅此而已。朱宸濠卻大不相同,他給的是現金,是真金白銀。

  他拿出了自己積聚多年的財寶,并召集了那些見錢眼開的強盜土匪。他很明白,對這些人,仁義道德、舍生取義之類的訓詞都是屁話,只要給錢,他們就賣命!

  面對著那些貪戀的目光和滿地的金銀,朱宸濠大聲宣布:

  “明日決戰,諸位要全力殺敵!”

  下面說實惠的。

  “帶頭沖鋒之人,賞千金!”

  “但凡負傷者,皆賞百金!”

  于是屬下們立即群情激奮、斗志昂揚起來,紛紛表示愿意拼死作戰。(錢是硬道理)

  朱宸濠同時還下達了一道命令:

  “九江、南康的守城部隊撤防,立刻趕來增援!”

  失去南昌之后,九江和南康已經是他唯一的根據地,但事情到了如此地步,這些也顧不上了。

  棺材本全拿出來,王守仁,跟你拼了!

  【最后的惡戰】

  正德十四年(1419)七月二十四日,第二次戰斗開始。

  朱宸濠先攻。

  王守仁站在遠處的箭樓上觀戰,前日大勝后,對這場戰爭的結局,他已經有了充分的把握。

  所以當敵軍來襲時,他沒有絲毫慌亂,仍然命令伍文定率前鋒迎敵。在他看來,這不過是一次普通的進攻,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可是交戰的士兵卻驚奇地發現,這批敵人確實特別,他們個個渾似刀槍不入,許多人赤膊上身,提著刀毫不躲閃,就猛沖過來,眼里似乎還放著光(金光),面孔露出瘋狂的表情,就差在臉上寫下“快來砍我”這幾個字了。

  再正常不過了,沖鋒賞千金,負傷也有百金,比醫療保險牢靠多了,穩賺不賠的買賣誰不做?

  事實證明,空頭支票、精忠報國最終還是干不過真金白銀、榮華富貴,幾次沖鋒后,王守仁前軍全線崩潰,死傷數十人,中軍也開始混亂起來。

  遠處的王守仁屁股還沒坐熱,就看到了這混亂的一幕,他當即大呼道:

  “伍文定何在!”

  伍文定就在前軍不遠的位置,前方抵擋不住,他卻并不慌張,只是拿起了佩劍,迎著敗退的士兵,疾步走到了交戰前線。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他拔出了寶劍,指劍于地,突然間大喝一聲:

  “此地為界,越過者立斬不赦!”

  說是這么說,可在戰場上,保命是最重要的,有些士兵不知道伍知府的厲害,依然越界逃跑。

  可是一貫以兇狠聞名的伍知府著實不是浪得虛名,他不但嗓門粗膽子大,劍法也相當了得,連殺了七八名逃跑士卒。

  前有叛軍,后有伍知府,左思右想之下,士兵們還是決定去打叛軍,畢竟戰死沙場朝廷多少還能追認個名分,給幾文撫恤金,死在伍知府劍下啥也撈不著。

  于是士兵們就此抖擻精神,重新投入戰場,局勢終于穩定下來,王守仁軍逐漸占據上風,并開始發動反擊,然而就在此時,湖中突然傳來巨響!無數石塊鐵彈隨即從天而降,前軍防備不及,損失慘重。

  要說朱宸濠先生倒不全是窩囊廢,他也在遠處觀戰,眼見情況不妙,隨即命令停泊在鄱陽湖的水師艦隊向岸上開炮,實行火力壓制。

  這種海陸軍配合的立體作戰法效果實在不錯,不但大量殺傷士兵,還有極強的心理威懾作用,畢竟天上時不時掉鐵球石塊也著實讓人膽寒。

  戰局又一次陷入膠著狀態,關鍵時刻,一位超級英雄出現了。

  當許多士兵喪失斗志、心懷恐懼準備后退時,他們驚奇地發現,在這弓箭石塊滿天飛的惡劣環境中,一個人卻依然手握寶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絲毫不退,巍然如山。

  那個人正是伍文定。

  在箭石橫飛的環境中,人們的通常動作是手忙腳亂地爬來滾去,相對而言,伍知府的這種造型確是相當的瀟灑,用今天的話說是“酷”。

  可是在戰場上,耍“酷”是要付出代價的,很快伍知府就吃到了苦頭,敵船打出的一炮正好落在他的附近,火藥點燃了他的胡須(易燃物),極其狼狽。

  可是英雄就是英雄,所謂男人就該對自己狠一點,伍知府那是相當地狠,據史料記載,他胡子著火后毫不慌亂,仍然紋絲不動(火燎須,不為動),繼續指揮戰斗。

  這里插一句,雖然史書上為了保持伍文定先生的形象,沒有交代著火之后的事情,但我堅持認為伍先生還是及時地滅了火,畢竟只是為了擺造型,任由大火燒光胡子也實在沒有必要。要知道,伍先生雖然狠,卻也不傻。

  榜樣的力量確實是無窮的,伍文定的英勇舉動大大鼓舞了士兵們的士氣,他們萬眾一心,冒著敵人的炮火,奮勇前進,擋住了敵軍進攻,局勢再次穩定下來。

  一方有名將壓陣指揮,士氣旺,另一邊有醫療補助,不怕砍,兩軍在鄱陽湖邊僵持不下,竭力廝殺,你來我往,死傷都極其慘重。

  此時天色已近黃昏,仗打到這個份上,雙方都已經精疲力竭,勝負成敗只在一線之間,就看誰能堅持到最后一刻。

  朱宸濠已經用盡全力了,但讓他感到安慰的是,對面的王守仁也快支持不住了,畢竟自己兵更多,還有水軍艦船,只要能夠挺住,必能大獲全勝。

  可是就在他眺望對岸湖面的時候,才猛然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王守仁也是有水軍炮艦的!

  奇怪了,為何之前艦炮射擊的時候他不還擊呢?

  還沒有等他想出所以然來,對岸戰船突然同時發出轟鳴,王司令的親切問候便夾雜著炮石從天而降,一舉擊沉了朱宸濠的副艦,他的旗艦也被擊傷。

  答案揭曉:1、王司令喜歡玩陰的,很少去搞直接對抗;2、他的艦船和彈藥不多,必須觀察敵艦主力的位置。

  徹底沒指望了。

  所謂“行不義者,天亦厭之”,大致可以作為當前局面的注解。

  朱宸濠呆呆地看著他的士兵節節敗退,毫無斗志地開始四散逃跑,毫無反應。

  大炮也用了,錢也花了,辦法用完了,結局如此,他已無能為力。

  戰斗結束,此戰朱宸濠戰敗,陣斬二千余人,跳河逃生淹死者過萬。

  【不長記性啊】

  到了現在,我才不得不開始佩服朱宸濠先生了,因為雖然敗局已定,他卻并不打算逃走,趁著天色已晚,他將所有的艦船集結起來,成功地退卻到了鄱陽湖岸的樵舍。

  他決定在那里重整旗鼓。

  下面發生的情節可能非常眼熟,請諸位不要介意。

  由于陸地已經被王守仁軍占據,為保證有一塊平穩的立足之地,朱宸濠當機立斷,無比英明地決定——把船只用鐵索連在一起(連舟為方陣)。

  當然了,他對自己的決定是很得意的,因為這樣做好處很多,可以方便步兵轉移、可以預防風浪等等等等。

  這是正德年間的事情,距離明初已過去了一百多年,《三國演義》已經公開出版了,而且估計已風行多年。

  我十分不解,朱宸濠先生既然那么有錢,為什么不去買一本回來好好看看?要么他沒買,要么買了沒細看。

  朱宸濠先生,這輩子你是沒指望了,希望下輩子能夠好好學習,用心讀書。

  這些事情忙活完了,朱宸濠總算松了口氣,他活動活動了筋骨,回去睡覺。

  王守仁沒有睡覺,朱宸濠前半夜忙活時,他派人看,等朱宸濠完事了,他開始在后半夜活動,整整活動了一宿,搞定。

  從后來的事情發展看,王守仁是應該看過《三國演義》的,而且還比較熟。

  正德十四年(1519)七月二十六日晨。

  朱宸濠起得很早,因為今天他決定殺幾個人。

  在旗艦上,朱宸濠召開了戰情總結會,他十分激動地痛斥那些貪生怕死、不顧友軍的敗類,還特別點了幾個人的名,那意思是要拿這幾位拿錢不辦事的兄弟開刀。

  可還沒等他喊出“推出斬首”這句頗為威風的話,就聽見外面的驚呼:

  “火!大火!”

  昨天晚上,王守仁作了明確的分工,將艦隊分成幾部分,戴德孺率左翼,徐璉率右翼,胡堯元等人壓后,預備發起最后的攻擊。

  得力干將伍文定負責準備柴火和船只。

  下面的情節實在太老套了,不用我說相信大家也能背出來,具體工藝流程是——點燃船只發動火攻——風助火勢——引燃敵艦——發動總攻——敵軍潰退。

  結局有點不同,朱宸濠沒有找到屬于他的華容道,看到漫天火光的他徹底喪失了抵抗的勇氣,乖乖地做了王守仁軍隊的俘虜,與他同期被俘的還有丞相李士實一干人等,以及那幾個數字(閔二十四、凌十一、吳十三)家族出身的強盜。

  不讀書或者說不長記性的朱宸濠終于失敗了,并為他的行為付出了代價,他有當年朱棣的野心,卻沒有他的能力。

  所以他也只能到此為止。

  一般來說,奸惡之徒就算死到臨頭,也是要耍一把威風的,劉瑾算一個,朱宸濠也算一個。

  被押解下船的朱宸濠獲得了高級囚犯的待遇——騎馬,他渾然不似囚犯,仍然擺著王爺的架子,輕飄飄地進入了軍營,看見了王守仁,微笑著與對方打起了招呼:

  “這些都是我的家事,何必勞煩你如此費心?”(此我家事,何勞費心如此)

  王守仁卻沒有笑,他怒視著朱宸濠,命令士兵把他拉下馬,捆綁了起來。

  王守仁不會忘記,這個談笑風生的人為了權勢和皇位,殺死了孫燧,發動了不義的戰爭,害死了許多無辜者,他是不值得同情的。

  捆綁的繩索終于讓朱宸濠慌張了,他現在才開始明白自己此刻的身份——不是藩王,而是死囚。

  于是他開始求饒。

  “王先生,我愿意削除所有護衛,做一個老百姓,可以嗎?”

  回答十分干脆:

  “有國法在!”

  朱宸濠低下了頭,他知道等待著自己的將是什么。

  不見棺材不掉淚啊,朱宸濠先生,悔晚了點吧!

  七月二十七日,寧王之亂正式平定,朱宸濠準備十年,在南昌起兵叛亂,后為贛南巡撫王守仁一舉剿滅,前后歷時共三十五日。

  一個月前的王守仁先生手無寸鐵,孤身夜奔,他不等不靠,不要中央援助(也沒有),甚至不要中央政策(沒人給),轉瞬間已然小米變大米,鳥槍換大炮,就此平定了叛亂,名垂千古。

  此等空手套白狼之奇跡,可謂絕無僅有,堪稱不世之奇功。

  在我看來,支撐他一路走來,建立絕代功勛的,除了無比的智慧外,還有他那永不動搖的信念——報國救民、堅持到底的信念。

  事情終于辦完了,叛亂平定了,人抓住了,隨從大臣三百多人愣是一個都沒溜掉(打水戰呢,人家咋逃),連通緝令都不用貼,更別說費事印啥撲克牌了,也算給國家節省了資源,多少為戰后重建打個基礎。

  一切都結束了。王守仁曾經這樣認為。

  然而一貫正確的王大人錯了,恰恰相反,其實一切才剛剛開始。

  一場真正致命的考驗正在前面等待著他。

极速快三计划